繁體中文 | 玩手机费的网络赌博版 | 积分规则 | 收藏本站
当前地位:合乐888 > 历史穿越 > 直播之春秋苦旅 > 691.第691章 方基石上了季桓子的套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失误举报投推举票:
确定

合乐888报道691.第691章 方基石上了季桓子的套_合乐888官网资讯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第二天天亮后,方基石赖在房间里没有出来,等到外面有人说话和走动了,他才走出房间,在院子里摆开架式练起了武功。!

    要是在平时的话,他早起来了,都已经练完武功了。

    练武在夜深人静的时刻,在安宁的环境下,才能集注意力体悟武功的精奥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在季府练武,所以!方基石很认真。为了露一手,他有意练了一些高难度的动作。他知道,在角落里,有护卫在偷看。

    说白了!这不仅仅是练武,也是在震慑季府的人,他方基石没有老,还能战斗。

    季桓子心里有事,所以也早早地起来了。洗漱之以后到书房这边,一边让厨房准备早餐,一边派人去请方基石过来吃早餐。

    一切嘱咐下去后,他朝着那个贴身护卫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贴身护卫跟一条狗一样,摇着尾巴凑到跟前。他知道,季桓子主动招呼他,绝对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今天!”季桓子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些傻他们要不继续辞官的话?那么!这些傻肯定要去给孔丘送行的!你!安置好了,不动声色!等到孔丘与学生相聚地时刻,带一队人马过去,把他围住,说他们师生蓄意谋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懂!我懂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毛!”季桓子怒道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!你不要把他们怎样了!知道么?我这是在给方基石下套!”

    “下套?”

    “方基石他留在鲁国,也是个危险!他这人我不放心!所以!我想把他一起赶走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贴身护卫拖着长长地音调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懂了?”季桓子看着贴身护卫那个一点通地傻样,不由地鄙夷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?我怎么把他给套进去了?”季桓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在贴身护卫傻的时刻,方基石不请自到,迈着方步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去!快去!准备早餐!”季桓子厌恶地朝着贴身护卫挥舞了一下手臂。

    “是!”贴身护卫还是没有想明白,主子怎么给方基石下套了?只得同意一声,到一边慢慢想去了。

    “快坐!坐!坐!”季桓子又是一脸热忱地招呼着,仿佛他不是鲁国的执政大臣季桓子季大夫似的。

    方基石施完了礼,站正身子朝着季桓子看着,微笑着点了点头,接收了邀请。

    两人落座后,下人开头早点。季府的早点很丰盛,素食为主,肉食为点缀,还有素菜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季桓子让方基石在季府里面等他,他去鲁宫处置朝政,处置完朝政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昨晚打赌了,所以!方基石也没有离开,傻傻地等在季府里。

    其实!他也不是傻等,他是心里有事。因为!孔子的事联系到他女儿和女婿的生命。孔子要是犯了诛罪,他的女儿方勤、女婿孔鲤要被株连,被株连的后果是死。所以!他不得不等在季府内,等孔子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相信:孔子和孔子的学生不会那么傻,这么地跟季桓子对抗?人家季桓子的用意都明确了,是要赶你离开鲁国。并且!还不让你当面、背面说是他赶你走的,而是你自己自愿走的。你不按照他的想法去做,他找理由杀你!

    只要有点脑子的人,都会按照他的思路去做的,除非你想死。

    所以!这个赌他是赢定了。

    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,到了吃午饭的时间,季桓子并没有回来。方基石有些着急,问身边的护卫,可护卫们说他们是下人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也在这个时刻,有一个护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冲着他喊着:“不好了!不好了!孔丘谋反了!孔丘谋反了!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?怎?怎么回事?”方基石一听,当面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“季!季!季大夫让你过去一趟!”那个护卫跑进来,喘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季大夫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!在!在门口!”

    方基石想也没有多想,跟着护卫跑了。

    出了季府,季桓子果然等在季府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见方基石出来了,季桓子从马车下来,快步前,抓住方基石的双手,说道:“孔丘蓄意谋反!证据确实!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?怎?怎?怎么可能?”方基石看着季桓子那一脸紧张地样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!不信我们去看!”季桓子说着,把方基石拉了自己的马车。然后!让车夫驾着奔往曲阜城南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方基石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句话两句话我也说不清楚,到了现场,你让孔丘给你解释吧!”

    “孔丘他?”

    季桓子没有解答,一脸生气地样子。

    出了南门不远,方基石觉得到了蚕苍芒,今天!南门外很热闹。有很多人都从曲阜城南门出来,也有很多人从其余的地方过来涌向南门外的官道。

    在前方不远处,传来了喊杀声。而且!仿佛战斗很剧烈。

    “快!快!”季桓子着急地督促着。

    “报!”一个护卫打马过来,报告道:“孔丘等人已经被我们围住!局势已经操纵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季桓子同意一声,然后又问道:“他们多少人?抵抗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三十多人,想抵抗!杀不杀?”护卫问道。

    “围困住他们!弓弩准备,他们要是主动抵抗,格杀勿论!”季桓子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方基石一听,大声地阻止道:“不要!季大夫!让我去看看!我要亲自问问他孔丘!他要是真的反了,我方基石情愿同罪!”

    “大神!哈哈哈!”季桓子说着,脸色一变,说道:“不必了!马到了!还是当着我的面,你问他吧!”

    “这?”方基石无奈,也只得跟从着季桓子一起,往事发地点狂奔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季桓子的车队到了事发地点,昨晚孔子露宿的地方。现场的气氛很紧张,季府的兵士设了一道盾牌墙,把孔子与三十几个学生围在里面。

    盾牌墙的后面,是弓箭手和手持长戈、短刀的兵士。里面!孔子被学生们保护在最心,可他的个子大,头露在外面。子路等人,都手持武器,一副抵抗的架式。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能够用剑拔弩张来形容。

    方基石在季桓子的授意下,进入包围圈,去与孔子当面对质。

    “孔丘!”方基石气道:“你这是何意啊?”

    季桓子见方基石进了包围圈,不由地一阵狂笑: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贴身护卫见主子把方基石骗进了包围圈,这才明白主子是何意。心想:主子牛啊?这么不动声色地把大神给套了!

    在这种铜墙铁壁,你天神,你也躲不过弓弩,我让你万箭穿心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举本书添加书签书架
条评论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