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 | bet365体育投注的技巧版 | 积分规则 | 收藏本站
当前地位:合乐888 > 游戏竞技 > 妻华 > 第六百二十三章 诸多安置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失误举报投推举票:
确定

合乐888报道第六百二十三章 诸多安置_合乐888官网资讯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最终的结果是上师魏焱彻底被赢澈说服,连连保证把他和慕婳悄无声息安置进随圣驾出行的队伍中。

    魏焱的目的没有到达,反而同意赢澈一堆的条件,甚至差一点被赢澈套去内情。

    望着赢澈,魏焱轻轻摇头,皇上纯粹是自作自受!没事把澈儿教这么伶俐作甚?一点都不好糊弄。

    不过魏焱却是带着心满足足离开的。

    起码证明他和皇上这十余年的功夫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并非养出一个只晓得算计和野心的孩子!

    倘若赢澈和慕婳随着皇上离开京城,魏焱要提前想到京城有变该如何?皇上有心把太子和赵王都带走,原本皇上的计划是把京城重地留给赢澈,有赢澈在,京城即便有所动荡也可很容易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魏焱现在要操心是京城该留谁坐镇?

    承平郡王不适合留下。

    “阿焱,该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看着神色恍惚的上师,转动手中的白棋,“去了一趟魏王府回来后,阿焱你显著心不在焉,被三郎弄伤心了?三郎没有收下盒子里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澈儿的性子固执得紧,他不要,我也不好硬是把东西留下。”魏焱佯装细致看着棋盘,轻声说道:“我被柳娘子认出来了,四郎是陈大哥唯一的骨血,当年于我有救命之恩,不知陈大哥留有子嗣便罢,知晓四郎在,我定是回报一二。”

    皇上手中的白棋越转越快,扬起嘴角道:“朕没有怪阿焱关照他,不在意魏王的侧妃是否认出阿焱,他是阿焱的救命恩人,朕也会回报一二。只是……你不该今日去魏王府,弄得魏王很没面子,朕的这个弟弟是最要面子的人,你收下四郎做弟子,岂不是说他看待义子不好?让人少不了议论柳侧妃二嫁之身,皇弟其实还是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既对不住柳娘子,又对不住魏王妃!柳娘子纵是有千百不好,他也不见得就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魏焱鄙夷般说了一句,“皇室子弟都如魏王一般,好在澈儿不似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三郎遇见慕婳,否则……怕是一个比皇弟和朕都要无情无义的男人,纵然洁身自好也不是因为心有所属,而是不情愿让女子碰到罢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捏着棋子,叹息道:“好在他钟情慕婳,朕……朕当时挺惧怕把他教得太好,让澈儿成了冷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状元上朝,皇上打算给澈儿个怎样的官职?”

    “朕不是同你说过?让他出京磨砺几月,朕知道他把一些种子给了农户,朕听到一些风声,种子胜利了!”

    皇上唇边多了几分欣慰,明明他有着金狮娱乐城官方的记忆,可真正做出成就却是赢澈,“他的天分比朕,比阿焱好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很多东西,皇上只是知道,说出后却是被赢澈实现了,“朕不会让他去翰林院,也不会在六部观风,朕一直没有把澈儿当做辅政的臣子,一直就没有过,阿焱,朕对他的期望你该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出巡,澈儿不在京城,您打算留下谁镇守京城?”

    “太子和赵王不在京城,齐王还在南方鸡飞狗跳追查盐政,京城应该无碍,而且朕在出京前,会让澈儿尽快返回京城,万一有变,澈儿也可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焱暗叫一声果然,皇上还是有心让澈儿镇守京城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朕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魏焱脱口而出,在皇上目光黑亮深邃的目光下,摇头道:“真没有!只是我总觉得您似在安置后事,不太吉利。”

    “阿焱。”皇上加重语气,“朕希望你能同朕一条心,别骗朕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是同您一条心,对您的忠实日月可鉴,我若是背叛您,不说旁人,以后我没脸去见姐姐。”

    只要提起姐姐,皇上便不会继续追问下去,果然皇上起身走开,魏焱顿时松了一口气,悄悄望着皇上的背影,姐姐说无怨无悔,皇上,您可明白?

    他不能让姐姐心心念念的人冒险!

    京城乱了就乱了吧,横竖皇上和澈儿都平安,乱局也继续不了多久,毕竟皇上才是帝国的主人!

    魏焱拿定注意便不再犹豫不决,“皇上,我落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局算朕输了。”皇上摆了摆手,“朕有点累了,阿焱,你先出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魏焱起身时,皇上自己一人大步走出去,身影很快消逝,魏焱幽幽一叹,“姐夫一直就没有忘记您,忘记你们所经历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京城使馆中,瓦剌圣女罗尔蒂蜜手中的汤碗落地,汤药撒了一地,侍女低声道:“奴婢再按照药方给您重新熬药。”

    瓦剌圣女冷笑道:“你想让我死得快吗?”

    “圣女?!”

    “帝国人心眼真多,不愿让我出使馆,就在汤药中加让人精神倦怠的药材,他们也不怕我吃坏了身体,这就是帝国皇帝对我的宠爱?”

    瓦剌圣女面容狰狞,“看看他对慕婳,再看看他对我的好……没准医官就是在他授意下才加重药量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都说皇上对您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是好,是坏,没人比我自己更清楚,以前我还以为他被我迷住了,现在他纵容赢澈拿马球砸我,证明我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……咳咳。”

    瓦剌圣女支撑着身子,伤口依旧很疼,那次遇袭是冲着她性命来的,亏着她有些身手,随从拼命保护,她才侥幸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镜子里映出瓦剌圣女苍白的容颜,“也许只有我的面容对皇上有肯定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,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侍女进门来悄悄递上了一个纸条,瓦剌圣女看着纸条上的密令,死死皱着的眉头渐渐平缓,用本族话轻声交代了几句,侍女们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瓦剌圣女靠在床头,抚摸手腕上的疤痕,喃喃说道:“那人到底同皇上……有何关联?宁可中原大乱也要让皇上……死?!”

    帝国皇帝对她说不上好,然瓦剌圣女能感到帝国皇帝初见自己时刻的强烈感情,以后皇帝却又不在意她了,一切是因为慕婳么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举本书添加书签书架
条评论
Sitemap